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

在美国出版的第一部“红色”小说——纪念沙博理先生诞辰100周年

来源:中国网  |  发布时间:2016-05-17
 

在美国访问学习的一个秋日,我专程游览了世界 闻名的耶鲁大学。还没进入校园,我的脑海就浮现出一个词“ivy-clad towers”——爬满常青藤的哥特式尖塔,这是沙博理1946年在耶鲁大学学习中文时对这里的深刻印象。噢,还有耶鲁校园的草坪——31岁英俊帅气的沙博理就是坐在这里,双手拿着一份中文报纸《美洲华侨日报》在明媚的阳光下阅读呢。“ivy-clad towers”一词和这幅照片均见于沙博理的英文自传《An American in China》。正是在耶鲁校园,他的同学根据他的名字Shapiro发音给他取了中文名字“沙博理”,意思是“博学明理”,暗合《礼记•中庸》言“博学之”和《文心雕龙 •事类》言“此全引成辞,以明理者也。”也是在耶鲁校园,具有冒险精神的沙博理在同学的鼓动下,做出了到中国做律师的决定。还是在耶鲁校园,沙博理第一次 通过交换学习中文的中国留学生得知“凤子”这位中国女性的名字,不到半年后,乘坐货轮历经近一个月飘洋来到上海的沙博理初遇凤子,一年内相知相恋,两人携 手一生,度过了金婚。“沙博理”这个名字也与新生中国的国家翻译实践紧密地联结在一起。

从1951年到“文革”开始前这一阶段可谓沙 博理翻译生涯的高峰期。2011年5月31日,沙博理做客人民网的“强国论坛”时用“红色中国文学”来指代自己的翻译作品。2014年“情系毛主席”微信 公众平台号(www.qxmzx.com)推出了一份“十大红色经典书籍”:《保卫延安》、《红日》、《红旗谱》、《青春之歌》、《林海雪原》、《三家 巷》、《创业史》(第一部)、《红岩》、《铁道游击队》、《抉择》,而沙博理翻译了其中3部:《保卫延安》、《林海雪原》、《创业史》。实际上,沙博理翻 译的第一部红色作品是孔厥和袁静合著的长篇小说《新儿女英雄传》,而且是新中国成立后在美国出版的第一部“红色”作品。这个细节记录在沙博理自传中,没有 读过自传的人很少知晓。据我调查,沙博理的这部“纽约版”译作,国内图书馆或个人均无收藏。我还做了初步调研,这部译作在美国发行量很小,除几所古老的高 校图书馆外,普通高校图书馆均无收藏。即便是我访学的这所以语言教育和外语翻译著称的高校,这部小说的借阅量也是少之又少。

沙博理和妻子在天安门一侧的观礼台参加了隆重的开国大典,对新中国的建设事业充满热情。然而限于自己的“美国人”身份,他无法正式加入“人民”的行列直接为国家服务。1950年初夏,他从朋友那里看 到了刚刚出版的抗日长篇小说《新儿女英雄传》,胸怀“战斗”情结的沙博理不顾自己依然不够及格的中文水平,鼓足勇气开始一页一页翻译这部战斗小说。沙博理翻译完成后取名《Daughters and Sons》,署名SHA PO-LI,委托朋友将译稿带回美国,由纽约的Liberty Press有限公司于1952年出版,为红色封面精装本,大32开,正文300页,印数不详。我有幸在访学的美国高校图书馆借到一本,仔细阅读后发现,该译本与1956年外文出版社推出的译本除了排版几乎没有文字差别。1956年“外文社版”译文被以连载方式刊登于沙博理供职的中国第一份对外文学期刊《Chinese Literature》,这份期刊在当时虽然发行量不算大,但沙博理的译文还是传播到了美国、加拿大和英国。

         《新儿女英雄传》成书于新中国成立前夕,反映 了冀中白洋淀地区共产党、八路军领导当地农民不畏日寇、抗敌自救、建立民主政权、走向壮大、迈向新生活的八年抗战历程。这部小说也是当时采用河北普通大众 方言创作的新尝试,语言清新活泼,场面生动逼真。别说刚来中国3年的美国人沙博理,就连熟悉河北风貌语言的国人,对作品中的语言特点尤其是口语、俗语和俚 语,也不容易理解和把握。将其译成英文,对初试译笔的沙博理来说无疑是一件硬活。

回顾这段翻译经历,沙博理说,“情节紧凑”、 “直白生动”的《新儿女英雄传》“吸引了我”,翻译它是“希望进入美国市场”。他担心自己的译笔是“达蒙的风格”。达蒙(Damon Runyon,1880-1946) 是上世纪四十年代美国著名的记者、短篇小说家。他塑造的各种普通角色都惯用活泼轻快的俚语。想必沙博理熟知达蒙的作品,也想采用当代美国普通人的英语来传 达《新儿女英雄传》的语言风格。的确,沙博理做得很好!我们仅举几例说明:北方口语称呼父亲的“爹”采用音译“Dyeh”,且略作说明;第一次出现共产党 领导的“八路军”时直接用拼音“Ba Lu”并做出说明,以后多次出现延续拼音;“吃喝嫖赌”四字连用时“嫖”灵活译为两种:名词“women”和动名词“whoring”; 就连“他妈的”、“你奶奶的”这些脏话,沙博理也直译出来了,由此创造了“mother's-”的译法:“Just for that, I won't smoke anymother's- Tabaco the rest of my life!”(大水发誓)“我他妈的再也不抽烟了。”);“说话不算数就不是中国人”译为“There isn't a real Chinese living who can't take it.”“中国人”的译法全面、深刻!《新儿女英雄传》里出现了《义勇军进行曲》的第一节歌词,歌词翻译可谓真正的“文学翻译”,沙博理的译笔古雅、有 力:

\

起来, Arise
不愿做奴隶的人们! Ye who refuse to be slaves!
把我们的血肉, Build a new Great Wall
铸成我们新的长城…… With our flesh and blood...

沙博理的译文颇得《国际歌》英文版开头的气 势:Arise ye prisoners of starvation Arise ye toilers of the earth。比1941年由刘良模先生翻译、美国黑人男低音歌唱家保罗•罗伯逊(Paul Robeson)演唱的《义勇军进行曲》英文版开头“Arise! You who refuse to be bound slaves.”更古雅、简洁、有力。

这部《新儿女英雄传》译本的完成和在美国出版给了沙博理极大的信心。由此为开端,沙博理加入到新中国的翻译传播事业之中,最终以千万字的译作成就了“中国翻译家沙博理”的美名!

我作为一个与沙博理先生两次电话采访交谈的有 缘人,在美国造访了青年沙博理学习过的耶鲁校园,读到他署名拼音“沙博理”在美国出版的《新儿女英雄传》,我从内心感到与先生的距离又拉近了:一个个夏 日,先生早起早餐后第一件事就是走到简陋的桌子前,坐在简陋的椅子上,摊开散发着墨香的《新儿女英雄传》,用美式打字机,一个字母、一个单词、一个句子, 不停敲打……

(作者:任东升,中国海洋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,博士,翻译研究所所长,主要研究方向: 典籍翻译研究。)